意甲

『流年』快枪手黑胡子(小说)_a

2020-01-16 20:5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由于当时那个叫快枪手黑胡子的土匪还没有被捉住,所以前往索狼荒原的路上还杀机四伏。政治处的姜干事和警卫连的十多个战士全副武装,紧张地注意着公路两边的动静。驾驶室顶上架着一挺机枪,机枪手的食指一直扣着扳机。

他们是护送女兵柳岚到索狼荒原去的。柳岚和姜干事坐在驾驶室里。她看姜干事一直握着那把卡宾枪,忍不住问道:“姜干事,快枪手黑胡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姜干事说:“没有人见过他,只听说他骨子里有白俄的血,骑快马,使双枪,枪使得出神入化,他和他的近百人马在南天山一带的绿洲靠劫掠为生,已经有十三年了。”

“那为什么不给我一支枪?”

姜干事笑了:“有我们这些男人,哪用得着你使枪。”

姜干事不太爱说话,除非一定要让他说。他坐在她身边,像一尊雕像。但不知为什么,柳岚一见他,就喜欢亲近他,觉得他是护花使者。所以,快枪手黑胡子留在那条路上的恐怖感虽然和他们如影随行,但她一点也不害怕。她看着他腰上那把手枪,说:“黑胡子来了,你把你的手枪给我使。”

姜干事笑着答应了。

他们颠簸了九个多小时后,终于靠近了那个叫三棵胡杨的地方。这里沙丘连绵,柳岚很注意地用目光搜寻,但她只看到了两棵胡杨树。有棵胡杨比较年轻,枝繁叶茂;另一棵已快枯死,但有一根枝桠上仍然顽强地撑着伞大的一片绿色。

姜干事对她说:“快到快枪手黑胡子的老窝了。”他说完,把头伸出驾驶室,对车厢上的战士喊道:“大家做好准备,保持警惕!”

他重新坐回到驾驶室后,尘土也乘机扑了进来。他把卡宾枪的子弹推上了膛。

“你真会打仗?”柳岚惊讶地问道。

“不会打仗部队要我干什么?”

“我以为你带着枪只是给自己壮胆儿的。”

那个外号叫“刀疤”的驾驶员接过话头,用炫耀的口气对柳岚说:“你不知道,姜干事当干事之前,在七一七团侦察连干过排长、副连长,他当排长的时候,曾带着他那个排端掉过敌第九旅的指挥部。”

听了刀疤的话,柳岚看姜干事的眼神更不一样了。

那辆破烂的“道奇”牌汽车下了公路,顺着一条模糊的车辙,向金色的大漠开去。车子更加颠簸了。柳岚不时撞到姜干事的身上。她想坐稳一些,但根本做不到。每撞一下,她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突然,一溜烟尘从远处升腾起来,抹在了蔚蓝色的天幕上。

刀疤说:“那不会是快枪手黑胡子的人马吧?”

“不会。”

“你怎么能看出来?”柳岚好奇地问。

“那片烟尘腾起的速度不快,没有杀气,所以不会是。”

“你竟然能看到烟尘中有没有杀气?”柳岚吃惊极了。

姜干事谦虚地笑了笑。

“听说这帮土匪已经顺着天山、昆仑山逃亡到克什米尔去了。”刀疤说。

“但前几天那家伙还在这里劫了我们往喀什运送粮食的车队!”

柳岚问:“难道我们就剿不了他?”

“这一带沙丘延绵,又靠近天山峡谷,整个就是一个迷宫,那家伙快枪快马,熟悉地形,七一六团派部队来围剿了好几次,他都溜掉了……”

“那是谁?”柳岚突然看到远处的沙丘上立着一个穿着黑衣、骑着白马的人。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抬起自己的双臂。

姜干事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听到了两声枪响。

随着两声枪响,姜干事已跳出驾驶室。车上的战士也都跳了下去。

汽车发出两声刺耳的嘶叫,冲到一个沙堆后面,不动了。驾驶员说:“妈的,是快枪手黑胡子!”

柳岚再望那个沙丘,沙丘上什么也没有了,只留下了一溜黄色的烟尘。她看着那溜烟尘,似乎真的看出了一股杀气。

姜干事有些沮丧地回到驾驶室里,说:“那家伙的确是快!”

“我们为什么没有开枪?”柳岚问道。

“我们的枪还没来得及瞄准,那家伙已跑到沙丘下面去了。”

刀疤下了车,看了看车轮胎,回到驾驶室,心有余悸地说:“这家伙打爆了汽车的前轮胎,看来,他只是来和我们打个招呼的,他的枪要是对准我们,我们今天肯定有两个人活不成。”

柳岚不禁打了个寒颤。她看到那溜土黄色的烟尘已经飘散开了,远处的天幕上只留下了一片浅淡的痕迹。

索朗荒原原本是平静的,现在可好,一听说要来女人,整个荒原就变成了一匹发情的种马,骚动起来了。大家虽然还说粗话,但已有些顾忌;有些人已开始刷牙,开始剃胡须,开始对着能照人影子的地方照自己了。

大功营营长王得胜那年 0岁,在当时,这个年龄就算老光棍了。他还没有醒事的时候,就到队伍里讨饭吃。到了队伍里,就是行军打仗打仗行军,连个囫囵觉也很少睡过,根本没有心思想女人。过去经过打仗的地方,碰到中看的女人,大家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在嘴里吧唧几句的。但说过那话,说起那姑娘的家伙,可能就在下一场战斗中牺牲了,所以他说的话、见过的姑娘也就扔在了那里,没人再想提起。

仗打完了,这个话题就被大伙说得多了。他对男女之事才醒悟了一些,就觉得自己该有个女人了。没想来到新疆后,一头扎进了石头都长屌的索狼荒原。他就想,女人和他们这帮光棍肯定绝缘了,他戏称自己是光棍营营长。

为了去接这个女兵,王得胜骑着马,一大早就出发了,他从索狼荒原的腹地出发,要穿过一片九十多里路的沙漠去三棵胡杨接她。那时候,汽车只能开到那里。为了防止流匪快枪手黑胡子的袭击,他不得不带着二十多位弟兄们跟着他一起吃苦。

他觉得快枪手黑胡子就在他的周围出没。那家伙显然是想调戏调戏他。他一直想找个机会把那家伙给干掉,想和他比试一下谁的枪更快。但黑胡子像一股携带着马汗味的漠风,来去无踪。即使他偶尔在沙漠里留下了蛛丝痕迹,但转眼间就被流沙抹得一干二净。

他远远地看见那帮兵蹲在沙包下,袖着手,抱着枪,沉默得像石头。

那些兵看到他们,都站了起来,向他们喊叫。柳岚也跟着姜干事跳下车来。王营长看到姜干事还是那副秀才样子,他和那个女兵站在汽车的背风处,正和她说着什么。他知道,这些娘们儿都喜欢那些干事,他们读过书,能写会画,一张嘴能把活玩意儿说死,死玩意儿说活。她们嫌他们这些营连军官粗糙,除了会打仗,就只会说脏话,他在这种时候,总会骂上一句,“妈的,老子就是为打仗活着的,不会打仗算个屌!”

柳岚没想到这里的风会如此坚硬,它刮过来时带着钢铁的鸣响,像铁棍一样敲打在她娇柔的身上。她感觉自己一从车上跳下来,风就想把她刮走,她的脚一挨地,风就把她刮得往前飞跑了好远,她感觉自己像一只风筝,要被刮到天上去。她把脚使劲往地上扎,同时把身子弓起来,才站住了,但她的脚还是有些发飘,她像一棵漂在水里的植物一样晃荡着。

王营长和他的战士们从马上跳下来时,却能像铁桩一样稳当地站住。有几个战士看她一走路就飘动的样子,咧着大嘴“嘎嘎嘎”地笑了起来,但笑声一出口,就被风像用袖子抹去嘴上的油星子一样抹掉了。

两边的战士都认识,免不了一番推搡拥抱,原来还会叫骂的,可能因为有女兵在场,大家都文明起来了。

年轻的女兵柳岚有些兴奋,她被风刮得在风里打了一个旋,觉得好玩极了,就笑了起来。她的笑声那么动听,那帮男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那些开始还袖着手,咧着大嘴“嘎嘎”笑着的士兵,听到她的笑声,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像突然被触动了,他们的笑声戛然而止,眼睛突然有些潮湿。

“怎么啦?都他妈的在死人堆里白爬了?眼睛里进沙子了?”王营长看着他的士兵,大声武气地对他们吼叫道。

那几个士兵不想惹他,背过身去,抬起污脏的袖子,擦了擦眼睛,望着空阔低沉的天空。

王营长看清了她。她长得很是中看,看上去年龄很小,像柳树条子一样柔弱。虽然被一路的风尘吹刮着,但还是很白净。他觉得自己看到她后,心里很是欢喜。

姜干事过来给王营长正而八经地敬了个军礼。他和姜干事表面上都很客气,但姜干事嫌他粗莽,他嫌姜干事文吊吊的,一副娘们儿样。两人骨子里都有些相互瞧不起,但他毕竟为送这个女兵走了这么远的路,就假装客气地说:“姜大干事辛苦了!

“哪有王营长在这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战天斗地辛苦啊!”他说完,指着王得胜,对那女兵说:“这就是我团战功赫赫的大功营营长王得胜同志!”然后接着说:“王营长,这就是分到您营的女兵柳岚同志。”

柳岚闻到他身上有一股老公羊的气味,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然后,她看到了他那身打着补丁的军装,补丁补得很稀拉,用了各种各样的布片,膝盖处用的竟是帐篷布,一重叠一重的,使他的衣服看上去厚得像一套棉衣。她看了他一眼,她有些怕他。她看清了他的脸。他的脸很黑,很粗燥,像一块生铁;她看到他的右脸上有一道紫红色的伤疤,微微有些发亮(后来柳岚知道,那个伤疤是19 8年在三井镇围阡日军千田大队拼刺刀时留下的,那一刀如果稍偏一点,他就成了烈士),加之他胡子拉碴,柳岚觉得这家伙就是那个快枪手黑胡子,但她还是给王营长敬了个好看、但不很标准的军礼。

他很标准地给她还了个军礼,说:“哈哈,还真姓柳啊,难怪长得跟柳条儿似的。什么战功赫赫啊,你别听他瞎吹。”

柳岚看到他的样子,有些害怕,她下意识地往姜干事背后躲了躲。王营长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狠狠地盯了她一眼——这个刚从战场的血火里冲出来的男人,眼睛里还残留着一股杀气,他的眼光锋利得像一把带着血迹的刺刀。他问她:“我的样子是不是把你吓住了?”

她点点头。

“他们都叫我王阎罗,不吓人就不会有这个外号,你多看几眼就顺眼了。”

姜干事转身向道奇车走去,柳岚像个小孤女似的跟着他走了几步,很无助地说:“姜干事,你们这就走啊……”

姜干事说:“车胎还没有补好呢,哪里走得了?”

她像是有了依靠,又变得高兴起来了。

这一路走下来,柳岚觉得嘴里都是泥沙。她冲着那帮男人喊了一声:“给我水!”她刚一张嘴,一股风就把一团沙土塞进了她嘴里。她赶紧背过身去,蹲在地上,“吭吭”地咳起来。她咳了半天,觉得嘴里还是涩得很。

独臂营长回转身,走到她跟前,习惯性地咬了咬右侧的牙根,好像他被刺刀刺中时的疼痛还撕扯着他的神经。他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了她。

柳岚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强忍着,站起来,小心地接过他的水壶,有些迟疑地旋开壶盖,闻了闻——那水的味道的确不敢恭维,但她还是强忍着喝了一口,漱了漱口,然后吐了出来。正要喝第二口,那人已把水壶抢了过去,对她大声喊叫道:“这不是在你的老家,水多得成灾。记住,以后所有喝到嘴里的水,即使是马尿,都要吞到肚子里去,不然就不要喝!”

柳岚站起来,想解释几句,她说:“我吐的都是泥沙……”

“泥沙怎么啦?我们五脏六腑填的都是泥沙,我们的血管里流动的都是泥浆!”他那只空袖管被风一会儿刮到胸前,一会儿又刮到背后。他说完,转身就走,他的每一步都很有力。风把他的空袖管刮起来,直直地指向前方,好像在给所有的人指路。

她站在那里,嘀咕了一句:“哼,不就是一口水吗?”

一个绰号叫“三指”的士兵用充满自豪的口气告诉她:“我们营长就这样。”

“有什么了不起的!”她不屑地说。

严格地讲,“三指”应该叫做“三趾”,因为他被弹片剁掉的是脚趾而不是手指,但大家故意这么叫,他也没有办法。他笑着对柳岚说:“你不知道,沙漠里水就是命,所以我们营长才那么凶。”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种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像有一百万头雄狮在吼叫。天空猛地变得昏暗了。

“跟我走!”不知道他是多久回过身来的。风把他的那只空袖子递过来,柳岚想抓住它。他却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很大,像一把铁耙;很硬,像一柄铁钳;很粗燥,像胡杨枝桠。她的手在他的手心里像一朵鲜花。她跟着他,这么大的风,他的头虽然向前钻着,背却依然挺得很直,他那只空袖管不时拍打一下女兵的脸,像在抚摸,又像是在扇她的耳光。她看见他留在荒原上的脚印比她的深得多。她在心里想,这个人如果立在一个有水的地方,比如说她的老家湖南,他很快就会长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他拉着她,风再也吹不跑她,但好像更容易把她吹起来,她感觉自己就像他拿在手上的一套军装。她跟着他学,想把脚踩得稳实一些,但她做不到。她只有紧紧抓住他的手,他的手把她的手割疼了。

他把柳岚塞进驾驶室。不知道他本来就是这样,还是因为风把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紫黑色的脸膛像冰山一样难以接近。

她想说些什么,但他已“哐”地关上了车门。

她发现姜干事也坐在车上。她从已被风沙打磨得模糊的汽车后视镜里看到,他的几名老兵咧着嘴看着他,坏笑着,有两个老兵油子还捶了他一拳。然后他们蹲到了车的一侧,背对着那传来让人心惊胆战的声音的方向,袖着手,望着黄褐色的天空,好像望到了一个迷人的天堂。这一帮家伙像兄弟一样,那些刚刚过去的战斗岁月已使他们血脉相通,即使是一千个人,一万个人,身体里流动的也都是一个人的血。她和姜干事坐在驾驶室里,感觉有些孤单。

共 1 11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小说是作者边疆系列军旅作品之一,写索狼荒原大功营第一个女兵柳岚报到的经过。因了土匪快枪手黑胡子,整篇小说读下来充满了传奇色彩,揪得人心紧紧的。其实这个快枪手黑胡子从始至终并没有正式、公开出场,仅有的现身也是在大沙暴里,而且只有模糊的影子。但是就因为作者从小说一开头就设置这样一个隐身的充满威胁的人物,又让他如影子般遍布小说各个部分,所以才让小说形成了有机的整体和合理的架构,又不断推动故事情节向前发展且一波三折增加了可读性,与之相配的独特风沙奇观的描写出彩地提升了好奇诱惑指数。同时,因为这样一个无处不在的威胁,才有独臂营长和姜干事展现枪上功夫的机会,从而获得描写男女之间微妙情愫以及身处荒原的兵团军人们同荒原一样荒芜的感情世界的由头。这样贯穿始终的一条线的埋设,无疑是成功的。小说总起来说四平八稳,具有浓郁的边疆特色,也不失生活的趣味感。流年推荐赏读!【编辑:素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2409】

1 楼 文友: 201 -04-2 22:18:44 感谢卢老师一如既往地支持流年、江山!问老师好,也期待品读到老师更多佳作!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2 楼 文友: 201 -04-26 14:16:5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选什么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脉络舒通可以长期使用吗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