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官场风云 第632章

2019-12-05 04:3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第632章

开着车回到家,陈兴将信收了起来,他现在对巡视工作并不熟悉,收到这样一封来历不明的举报信,他也不可能有什么举动,这封信,现在也只能先收着。

“明天就得开始工作了,这短暂的悠闲日子要结束了

。”家里,陈兴走到厨房,倚在门口同母亲邹芳笑着说道。

“哦,要工作了?上哪?”邹芳停下手头的事,好奇的问道。

“去北青省,这一去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陈兴笑着摇头,“也没搞过巡视工作,两眼一抹黑。”

“我听说有些你们这种巡视工作会有危险,不知道是真的假的。”邹芳担忧道,她其实并不喜欢儿子去巡视组,像之前市委书记干得好好的,如果顺利的话,下一步可能就是副省长,那才是邹芳希望看到的。

“妈,你就别瞎担心了,不会的。”陈兴摇头笑笑,他就不信有人胆子这么大。

两人说着话,陈兴将儿子从母亲背上解放下来,免得母亲背着孩子不好做事,邹芳这会正切着菜,笑道,“你到外面去等吧,这个菜炒好了就可以吃饭了,到时候宁宁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不过你要是饿了可以先乘点汤起来喝。”

“等宁宁回来再一块吃吧,我现在也不饿。”陈兴摇头笑笑。

将儿子抱到客厅玩,陈兴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挂钟,11点半了,宁宁估计也该回来了,从他回到京城第二天晚上,张宁宁就坐飞机回京城了,这几天,他白天去上课,张宁宁则是去公司,然后晚上一家人哪也没去,就只窝在家里陪孩子玩,看看电视,聊聊天,生活过得简单惬意,如今这种日子也要暂告一段落了。

陈兴沉思间,门外就传来开门声,进来的不是张宁宁是谁。

“妈刚刚还在念叨着你应该也快回来了,这才刚念完你就到家了,是不是饭菜的香味都飘到你们公司了,你才赶紧跑回来了。”陈兴打趣道。

“可不是嘛,我在公司就闻到家里的饭香了,生怕吃到剩下的,所以就巴巴跑回来了。”张宁宁配合着陈兴的玩笑,人也朝沙发走来,她每次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抱儿子。

“宁宁,我明天得去北青了,我所在的巡视组分到那个片区了。”陈兴道。

“哦,明天就要走了?”张宁宁有些意外,“怎么这么急?”

“没办法,通知是这样通知的,明天巡视组就要开赴北青,我总不能自个一人拖后。”陈兴笑道。

“其实你要不从政,咱们一家人天天过着悠闲的日子也不错。”张宁宁叹了口气。

“宁宁,你自个就闲不住,还说我呢。”陈兴笑道,“其实是咱们平时都太忙了,突然过几天轻松的日子才会觉得难能可贵,要是反过来咱们天天这么悠闲的过着日子,估计反而会觉得这样不好了。”

“也许吧。”张宁宁笑了笑,她知道自己也是闲不下来的人,整天让她无所事事她也受不了,而且她现在主要精力是在慈善上,这是她认为自个应该去做的事,作为张家人,张宁宁知道自己一家得到了很多,她有义务在自己力所能及之下去回馈社会,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夫妻两人说着话,很快午饭就都做好,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气氛温馨。

陈兴吃完饭睡了个午觉,下午又到刘国定家里去登门拜访,明天就要到北青省,而且这一去时间应该不短,他也得跟刘国定提前打个招呼,这也算是对刘国定的尊重。

时间一晃而过,第二天早上,陈兴早早起来,洗漱吃完早饭,陈兴就到指定的集合地点去报道,让他意外的是,组长何启立竟是比所有人都先到了,年过七十的何启立,依然显得精神矍铄,见到对方,陈兴忙恭敬的叫了一声何老,这是陈兴同对方的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是在确定到巡视组后,由张国中带着他跟何启立见了一面,当时幽默健谈的何启立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陈,休息完了,可得上紧发条开始工作了。”何启立笑着对陈兴道。

“在何老您的鞭策下,我也不敢有丝毫懈怠。”陈兴笑着点头,这会左右没人,他说话也较为轻松,又道,“不过我之前没有在纪检系统工作的经历,所以对工作也不熟悉,只能向何老您多请教了。”

“这队伍里也不只你一个新人,当然,你算是纯新人,多听多看就是。”何启立微微一笑。

陈兴同何启立聊着,其他人也陆续过来,陈兴这时候也正式跟另外两名副组长打照面,排名第一的副组长是监察部的一名副部长,叫纪青辉,对方也是真正负责巡视组日常工作的人,何启立更多的是起一个挂名指导的作用,毕竟其年纪也不小了,不可能事无巨细的操心,也就是一些重要事项才需要他拍板。

陈兴在三个副组长里排名第三,排名第二的副组长叫余则良,跟他一样,级别也是正厅,不过对方是出自纪检系统,在几个主要负责人里,陈兴算是唯一一个外行人。

简单的介绍和寒暄,几人也算是相互认识了,这时候门外早已停着一辆能坐好几十人的大巴,没过多久,便听到纪青辉笑着说该启程了。

坐大巴到了机场,每个人都已经事先给预定了经济舱的座位,集中坐在一片区域,但因为所有人都身穿便装,每个人又都像普通人一样,有的在听音乐,有的在看杂志,有的则开始打盹……这一航班上的乘客,又有谁能想到机舱里坐着一个让普通老百姓觉得颇为神秘的巡视组。

陈兴的座位恰巧和余则良挨在一起,和对方不算熟悉,但陈兴也主动找话同对方聊着,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在一起共事,陈兴知道自己得同其他人都处好关系。

余则良态度很是和善,言谈中笑道,“陈副组长对我陌生,我对陈副组长却是早就耳闻了,我认识的一朋友以前是陈副组长的下级,可没少跟我提陈副组长。”

“哦,是哪位?”陈兴诧异。

“成容江,陈副组长不陌生吧?”余则良面带笑容。

“原来是容江,我说呢。”陈兴恍然,他没想到余则良竟会认识成容江,看样子两人关系还不错,想到成容江,陈兴脸上也露出微笑,对方是一个很记情的人,也不枉他当时帮成容江弄到京城,看来成容江如今也在单位站稳脚跟了。

“我听容江同志提起过你几次,所以对你是久闻大名了。”

“余副组长,你这么说可是要折杀我了哟。”陈兴摇头笑道。

同余则良有说有笑的聊着,从京城到北青省不到两个小时的航程恍若也一晃就到,到达北青省省会泉宁市时,时间也才刚刚到11点。

地方派了两辆中巴来接,还有几辆轿车,是让陈兴几个负责人乘坐的,来负责接人的是省纪委和省委办的人,要请何启立上车时,却是碰了一鼻子灰,何启立只是摆了摆手,淡然的说着不搞特殊,同大家伙一起坐中巴就行,让北青省的人颇为尴尬。

何启立坐中巴,陈兴等人自然也不例外,到达地方给他们准备好的住所,安顿下来后也差不多到了午饭的时间,中午省里设了招待宴,何启立却是一口回绝,说是巡视组不参加地方的任何接待宴请,让来的人回去转告省里的负责同志,以后不用再搞什么招待宴。

何启立严肃起来自有一番威严,同陈兴印象里那个幽默风趣的老人也完全判若两人,陈兴心里凛然,或许这也才是何启立工作时候真实的一面。

“中午先让地方的同志帮我们每人搞一份盒饭,大家现在先开个会,已经到了北青,所有人都得进入工作状态了。”何启立看了其余人一眼,淡淡道。

何启立说完先进入了宾馆,这是北青省为巡视组专门准备的地方,整个宾馆按照巡视组事先的要求已经隔绝起来,除了巡视组的人,其余人都不能再随意进出,一楼门口有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守卫。

二楼是巡视组工作人员住的地方,两个人一间房,至于陈兴几名负责人,则是一人一间。

三楼是会议室,何启立在这里召开了巡视组到北青后的第一次会议。

“咱们还没到北青呢,我就收到了一封来自北青的举报信,而且还是晚上有人从我家门缝下塞进来的,何老,您看一下。”会议刚一开始,余则良就突然道。

陈兴此刻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说自己收到的那封举报信的事,这会乍一听到余则良的话,不由得愣住,余则良也收到了举报信?目光盯着那封已经递到何启立手上的举报信,陈兴目光微凝,看来不只是他一人收到了举报信,只是这会没法看到余则良那封举报信的内容,否则便能知道两人收到的是否一样,不过即便是看不到,陈兴这会心里也有所预感。

深圳市宝安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会昌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科哪家好
兰州哪家癫痫医院正规
云南哪家医院治妇科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