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深夜代笔人 第3章 他的猫

2020-01-16 21:4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深夜代笔人 第3章 他的猫

猫一样的姑娘,还是姑娘一样的猫?这是我戴上眼镜后的第一个反应。

椿看我半天没说话,走近了一些又说了一遍:“你们这里有适合做生日礼物的东西吗?”

我感觉到她脸已经要贴在我脸上了,湛蓝的眼睛简直快要把我吸进去,赶忙退后两步,推了推眼镜,“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杂货店,估计没有能当礼物的东西。”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默念:“她是猫,她不是人,她是猫。”

“可是我的朋友们告诉我,你这里是有求必应呀,你能看见我人形的样子,证明大家说的没错。”椿说,把自己的头发向后拨了拨,小巧的双手抓住我的手,“拜托啦,帮我找一找嘛,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我这里只是帮人带笔写信而已,你如果想写信,我倒是可以帮你,但生日礼物这种东西,这儿真没有。”那双柔若无骨的双手整的我心烦意乱,原本就热的天气更热了,我使劲儿抽出了我的手。

“可是我有很好的东西回报你哟。”粘人的白猫眨了眨眼睛,嘴角一挑,“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就算你有再好的东西我也没法儿帮你,你看我们这里都是一些日常用品,所以···”

“我知道一个家伙或许帮你找到你一直想要的答案哟。”椿打断我的话,后跳一步,把手背在身后,微微歪着头,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你再不答应,我就真走了哟,不来了哟。”说完后她一步一步的走向货柜铃铛的位置,每走一步就看我一眼。

如果说,之前的我没有因为她的人形而动心的话一定是假的,而她刚才的那句话,让我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没错,她只是一只妖怪而已。”我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还是一只知道我为什么来A市的妖怪。”想到这儿,我决定接受她的请求了。

“好,但帮你找生日礼物这种事情,光是你说的回报是不够支付的,”我绕过她,走到每晚写信的桌前坐下,“如果你的朋友们告诉你我们这里有求必应,应该也告诉了你我们这里收费很高。”

“你···怎么是个这么贪心的人啊!”猫小姐有点着急了。

“你自己也说了,是给非常重要的人选的礼物,”我用同样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她,“既然是重要的人,我自然也要花些心思,如果觉得不划算,找别人也可以。”

“···可是我只是一只家猫,没有别的东西能给你了···”她有些沮丧,之前顽皮的样子烟消云散。

“来,坐到我对面。”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纸和淡蓝色的印泥,“把你的手印按在这张纸上,当作你的欠条,等什么时候想好用什么来支付了,我再把这张纸还给你。”

“真无理,竟然随便留下人家的手印。”椿的表情不太愉快。

“对于你们来说,名字和手印都是不会轻易示人的信息,”我把信纸推到她面前,“所以,有了这个,我才能保证你不会拿到东西就跑路。”

猫小姐抬起眼睛看了看信纸和印泥,咬了下嘴唇,说道:“那如果你的东西我不满意,你也得把这个还给我。”见我点头应允,她才不情愿的伸出手来按了手印。

“好了,来给我讲讲那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我好选择合适的礼物。”我在印有手印的信纸上贴上写有“椿”的便签,“椿,是他给你起的名字吗?”

“他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猫。准确的说,是他收留了我。”椿的双手握成小拳头的样子,轻轻放在桌子上,就像猫的爪子伏在主人身上,“我特别害怕下雨天,因为一下雨我就会变回普通猫的样子,人类就能看见我了。”

“你不喜欢被人看到吗?”我有些好奇,明明她那么喜欢自己的主人,为什么又不愿意被人类看见。

“是的,因为人类一点都不温柔,小孩子用石子砸我,大人用棍子撵我,即使我主动示好也还是被嫌弃,我很讨厌人类,不过也是,谁会欢迎一只全身脏兮兮的流浪猫呢。”椿的眼睛看着桌子,嘴唇微微抖动。

“脏兮兮的流浪猫?”我看着眼前人形的椿,想着她是白猫的样子,怎么也无法和流浪猫联系在一起。

椿重新抬起头,眼底全是柔和,“对吧,没想到吧,你眼前我以前可不是这样,一只无依无靠的猫在这样的城市生活是很难的,我经常饿肚子,不得已的时候也会去人类家庭偷吃的,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已经可以变成人类的样子了,但人类只能看见猫形态的我,而看不见变成人形的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再没有怎么饿过肚子。”

“那是因为你开始有妖力了吧,”我想起她之前抓我手的触感,和人类的手比起来还是不太一样的,“最初你应该只是普通的猫,你太向往人类的生活,才会成为能变成人形的猫妖吧。”我用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但妖力太弱,所以妖怪形态的你人类是无法看见的,他们只能看到你的原型。”

“是这样,但我并不因为妖力弱而懊恼,因为这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椿并没有回避我的眼神,“可是有一天,我正在菜市场上吃东西,突然的暴雨将我打回原型,店老板抓住我的时候,我嘴里还叼着半根香肠,简直就是人赃俱获。我想跑啊可是跑不掉,那个老板很凶,手上的力气很大,我觉得我的骨头都要被捏断了。这时候,我听见了他的声音。”

“你的主人?”我问道。

椿点点头,“对,就是他,那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他对那老板说,'不好意思这是我家的猫,能把它还给我吗。'”她的唇角微微翘起,“那是我第一次被一个人类抱在怀里,好温暖好温暖,我想脱离他的怀抱,他却一直慢慢的摸着我的额头,轻声细语的和我说话,他带我回家,帮我洗澡,给我擦干,还给我喂饭,他一遍遍的呼唤我小椿。从那一刻我才知道,人类,原来也可以是这么温柔的生物。”

“他不知道你是妖怪?”

“应该不知道,或许也知道。但我不想他知道。”椿缓缓地说,“后来,我知道他的姓氏是瞿,因为大家都叫他老瞿,他一个人住在大大的房子里,从没见过其他人,我很喜欢老瞿,我陪他吃饭、听他说话、和他撒娇,只要能让他高兴,怎么都好。只是有时候我会看到他一个人翻相册,上面有个漂亮的女人,每当这时候他就会一个人呆呆的坐好久,但只要我走到他身边,他就会冲着我笑,然后每次都会抱起我哼着同一个旋律。”

“好听的旋律?是什么?”我看到她头上细密的汗珠,起身给窗户开了个小缝,按下吊扇的开关。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曲子,大概是这样的,啦啦,啦啦啦,啦···”椿轻轻的哼唱着,闭着眼睛,睫毛轻轻的颤抖,嘴唇一张一合,身体微微摆动,一阵阵风在不大的空间内流动,撩动着她浅灰色的头发,缓解了夏日夜晚的燥热,也吹动了那旋律的音符。

我感觉到了许久未曾感受到的安宁,就这么听她浅浅的唱着,看她满足的表情,应该也在回忆着什么吧?

“嗯,大概就是这样的旋律。”她睁开眼睛,湛蓝的眸子里泛着一层光。

“这首歌叫《玫瑰人生》。”我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了歌名,放在桌角,“你的主人,应该是在思念着谁吧。”

椿抿了抿嘴唇,“嗯,如果没猜错的话,照片上的女人应该就是他的爱人,可是我在老瞿家快十五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十五年?”我有点惊讶,“你说的老瞿多大年龄了,而且普通的猫十五岁已经非常年老了,你还这么活蹦乱跳的他没有一点怀疑?”

椿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啊,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他经常看着我说,你是不是上天派来陪我的小妖精···”

“不过他就算有怀疑,也不会相信真的有妖怪的存在吧。”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想着,椿这种行为举止都不太一样的猫,是个人都会怀疑的吧。

“嗯,也是,谁能想到自己的猫是个妖怪对吧。”椿被我的话安抚了一下,继续讲起了自己的故事,“老瞿今年就五十岁了,原本我想一直就在他身边做一只普通的猫,陪着他到老,可是···”她突然说不下去了,眼眶有些泛红。

“可是?”我觉得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可是前几天,我一个朋友给我说,老瞿的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只有在快要离世的人身上才能看到。”椿说完,趴在桌上,大哭起来。

长春牛皮癣医院哪个好
京都儿童检查大概多少费用
贵州治疗癫痫哪个医院最好
日照白癜风治疗方法
遵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