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崇祯重征天下第一百一十八章坦白从严

2020-01-24 04:53: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崇祯:重征天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坦白从严

茫茫夜色中,成百上千的残匪急匆匆丢掉了火把,慌不择路地钻进深山中老林中,躲避官军的追击.

而戚家军的几十名骑兵在百户石彪的带领下,纵马疾驰,直奔正前方的山口处追来.刚才他们看得很清楚,那被信王朱由检一枪击伤,下令撤退的匪首,就是往这个方向逃跑了.

而此时的肖老雕,在乱军之中根本找不到自己原来的坐骑,只得玩命地在雪地中奔跑,不多时已是气喘吁吁.

他好不容易撵上前面的活阎王,声嘶力竭地喊道:"等等,等等我!你们这帮兔崽子,出了事就知道自己跑,连大当家的都不管了!"

活阎王闻声停住脚步,不阴不阳地道:"大当家的,你还想咋着?弟兄们都死一多半了,你还吆喝个啥劲?!"

簇拥在活阎王周围的十几个土匪,也都对肖老雕怒目而视.

肖老雕心中一惊,强自镇定下来,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举起单刀,指着活阎王等人恶狠狠地道:"怎么意思,你们几个想造反?"

众匪徒知道他武艺高强,悍勇无比,自忖即使他受伤了,收拾他们这伙人也绰绰有余,不由得气势一堕.

活阎王忙赔笑道:"大当家的,你看你説的这是啥话!弟兄们吃了这么大的亏,埋怨几句也算正常,但我们对大当家的可没别的意思!我是想説咱们今后…啊!来了!"

他突然惊恐地盯着肖老雕的身后,大叫出声.

肖老雕吓了一跳,急忙转身观看.

可是他回过头去,视野中却只有黑漆漆的一片,官军的骑兵马蹄声还远,似乎并没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危险.

肖老雕心中暗叫不好,可惜为时已晚,他只觉后心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一柄钢刀的刀尖已从胸前冒出!

他挣扎着扭回头去,嘴里冒着鲜血,拼尽最后的力气,对一刀扎穿自己的二当家活阎王嘶吼道:"老二!你这个王八蛋…"

活阎王对他阴阴地一笑道:"肖老雕,你他妈才是王八蛋!你就为了独吞二十万两银子,非着大伙儿去袭击官军,结果害死了这么多弟兄!弟兄们的命在你眼里,连一钱银子都值不上!你既然这么贪财,就到下边花去吧,别忘了,老子的名字就叫活阎王,专管你的生死!"

説着他手臂运力,猛地抽出钢刀,反手一挥.一代悍匪肖老雕,就这样被他削掉了脑袋,死尸摇晃着仆倒.

活阎王抹了一把溅到自己脸上的鲜血,举刀高声喝道:"肖老雕坑害自家弟兄,我活阎王替天行道,已经把他打发了!从今以后,我就是山寨之主!哪个不服?!"

周围的土匪见活阎王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火并中取胜,哪敢不从,慌忙乱纷纷地喊道:"您就是新的大当家!弟兄们都跟着大当家的走!"

活阎王威严地笑了一下,轻蔑地看了一眼肖老雕的尸身,冲他吐了口唾沫道:"这个死鬼抢了那么多银子和女人,都搂着不肯撒手,可惜有命挣没命花,活该!一会儿回到寨子,大伙儿先把他的家当给分了!"

这帮土匪个个自私自利,哪有什么真正的义气可言.听活阎王这般説,觉得自己还能捞到些好处,尤其是肖老雕那些如花似玉的女人,説不定下一个晚上就上了自己的床了,当即兴高采烈起来.

活阎王见大局已定,望了一眼正在疾速冲来的官军骑兵,急匆匆地一挥刀道:"风紧,扯呼!"

他们就如同暗夜中的幽灵一般,凭借着对这一带地形的熟悉,不多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如此,仍有二百多土匪来不及逃跑,被戚家军的骑兵追上.骑兵们纵马围着这些土匪转圈狂奔,土匪们见根本无法冲出包围,只得跪在地上高喊:"投降!投降!"

此时天色已经微微放亮.经过这一夜的激战,戚家军杀死土匪一千七百多人,连同昨天傍晚的战绩,共斩首两千余级,同时还俘虏二百三十二名土匪.而自身的伤亡却是微乎其微,共阵亡骑兵二人,弓箭手二人,步兵四人,另有二十多人负了伤.如此战绩,可谓一场不折不扣的大胜!

此时的战场上空,又飘扬起了戚家军那威武的凯歌:"万众一心兮,群山可撼!

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

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干犯军法兮,身不自由.

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

上报天子兮,下救黔首;杀尽倭奴兮,觅个封侯!"

虽然这一战的敌人并不是倭寇,而只是些土匪,这首凯歌显得不太应景,但此时大家全都沉浸在胜利的巨大喜悦中,已经没人在乎这些细枝末节.

朱由检经过这一夜的恶战,却如同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此时才从梦中惊醒.他望着横尸遍野的战场,喃喃地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戚美凤见他神情恍惚,关切地道:"殿下,您太疲乏了,请赶快回车仗中休息!"

朱由检使劲地呼吸了几口清冽的空气,打起精神勉强笑道:"恭喜美凤!这一战杀敌数千,你立下大.[,!]功一件,升官指日可待啊!"

戚美凤忙跪倒磕头道:"末将护卫不利,让殿下受惊,哪有什么功劳!"

虽然如此説,她心中也是颇为得意.自从父亲戚显宗力排众议,让她领兵勤王,士卒们嘴上不敢説,心中却都对家主让一个女流之辈统军的行为不以为然.

此次大获全胜,斩首两千余级,功劳之类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全军将士在她冷静的指挥下,发挥出了最大的战斗力,打出了戚家军的威风.而且她还亲自上阵,毙敌多人,让人心服口服.

戚家男丁不旺,她只有一个弟弟,且体弱多病,根本不能习武.因此戚显宗只得将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希望她日后能接过大旗,使戚家军的在军界和武林的威名不至于就此中断.以后,再招个上门女婿,生上几个儿子,光大门庭,代代相传.

此次戚美凤旗开得胜,自问终可不负父亲的重托,那欣慰和兴奋之情,实是难以言表.她忍了半天也没忍住,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朱由检见她笑靥如花,一时看得呆了,不由自主地道:"美凤,你真美!"

戚美凤顿时满头黑线,心道这信王哪里都好,就是好色的毛病改不了!刚刚经历过一场血战,就又故态复萌了!

她正羞红了脸,低头不知説什么才好,石彪风风火火地跑过来道:"请殿下和千户大人示下,这二百多名俘虏如何处理?"

"把他们里面的头头给我押上来!"朱由检神气活现地道.

一名xiǎo头目被五花大绑着,在几名士卒的推搡下跌跌撞撞走了过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体如筛糠般求饶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説!你们是哪里来的土匪,匪首是谁?之前那个xiǎo山村的村民被全体屠杀,是不是你们干的?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朱由检杀气腾腾,连珠炮般地问道.

那名xiǎo头目心中暗忖哪来的这种政策,但他也不敢隐瞒,只得一五一十地道:"回大人的话,xiǎo的在离遵化城东南十五里黑风山落草,大当家的叫肖老雕,二当家的叫活阎王.那个xiǎo村子的村民,实是大当家的下令杀的!"

朱由检见果然猜中,怒发冲冠地道:"你们抢劫财物还不行,为什么要杀光所有的人?"

"大当家的説,杀村民只为了引官军上钩,官军里面有一位大人物,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xiǎo头目颤声道.

"哦?"朱由检诧异地道,"你们的大当家现在何处?"

"大当家已经被杀死了,尸首就在前面!"

朱由检等人由xiǎo头目指引着来到肖老雕的尸身前,突然发现尸体的怀中露出一卷画轴.朱由检弯腰拾起,展开一看,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尊容.

"我靠!这个死鬼该不会是哥的粉丝,想把哥整上山做压寨夫人吧!"这货脑中迅速闪出了这个龌龊的想法,不由得菊门一紧.

戚美凤也在一旁瞧见,见朱由检脸色有异,皱着眉分析道:"没想到,这兴徒的目标竟是殿下!依末将看来,这里面必定有个天大的阴谋!"

再问xiǎo头目,却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戚美凤试探着问朱由检:"殿下,按説这些土匪为害一方,作恶多端,又犯下袭击官军的大罪,依例应就地正法,以儆效尤.但是刚才末将听殿下説坦白从宽,是不是殿下宅心仁厚,不欲再多杀生?首恶必办,胁从不问,这样处理亦无不可,全凭殿下裁断."

那xiǎo头目闻听此言,急忙跪倒连连叩头道:"大人啊!xiǎo的本来就是老百姓,也是被迫着当土匪的,xiǎo的可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啊!大人饶命!"

"扯你妈的蛋!没干过坏事?屠杀村民,袭击官军,这要不算坏事,那什么算坏事?"朱由检咬牙切齿地道,"像这种无恶不作的匪类,不管是首恶还是次恶,都必须严惩不贷,坦白了也得从严!来呀,给本王将这兴徒全都砍了!"

长春华山医院看病怎么样
花垣县人民医院
南昌治疗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治疗癫痫的好医院
赣州重点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