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奇门散手 第二百四十四章热闹

2020-01-16 21:10: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奇门散手 第二百四十四章热闹

更新时间:

郑州市电视台大楼里,忙活活的工作人员在洁净光滑,铺设雪花大理石地面的走廊里步履匆匆。一片繁忙紧张的景象。

“鲁老师,要出去啊?”

“嗯,是要出去,小张啊,还在忙活郭家巷那档子节目呢?”

身材纤瘦,被称为小张的平头青年苦笑着抱怨道:“是啊,鲁老师,还是你们体育频道好啊!哪儿像我们社会百科这档子栏目,一天到晚的瞎忙活,都是些家事,琐事,烦心事,唉,我昨儿晚就没睡好,这不,一大早的就被总编叫了过去,熬夜整出来的材料全被毙掉了,还挨了一顿好训。”

“呵呵,年轻人,不要抱怨,没听过鞭策使人进步这句话吗?加油吧,兴许十年后,总编的位子就是你的了。”

“呵呵,那敢情好,先多谢您鲁老师的吉言了。那行,您先忙着,回见。”

“嗯,回见,小张。”两人错身而过。嘴里低声呢喃着,回到自己办公室的鲁西平,从衣帽钩上摘下把伞,穿好外套,返身出去,锁好门,步入了走廊尽头处的电梯。

半月前刚过完四十二岁生日的他,长着一张圆脸,有diǎn双下颏,明显些发福的中等身材,常年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睿智的眼神,很像是拥有渊博知识,极具内涵的学者。作为市电视台老资格的体育评论员,曾现场解説过上百次大型体育赛事,善于调节现场气氛,语言幽默,犀利,准确,各种专业的词汇运用灵活。其独特的个人解説风格深受广大郑州市民的喜爱。

然而这一次他犯难了。从接到台里告知的解説任务那一刻起,他就开始挠头了。

担任武术比赛的现场解説,这对于他来説,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啊!

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相信也不是跟他一样的那些同行们所擅长的领域,就算是把央视的那几张观众们熟悉的面孔,体育类项目的大拿们弄到这里来,也一样得发懵。

武术比赛,虽然可以划归于体育赛事项目里面,但它太特殊了。而又不同于自由搏击和拳击比赛,不能以diǎn数和击倒对手来判定输赢,也不同于柔道,摔跤。头,肩,背,臀等部位不能着地。着地超过一定时间即被判为技能有效,也就代表着失分。没有相关的可以参考的依据资料,纵使他熟悉多项体育运动,但这一次现场解説工作,他也感到无从发力。满肚子的转业术语用不上。作为一个体育评论员、解説员的工作完全在于嘴,在于滔滔不绝的説,在于熟练运用大量的与比赛相关的词汇。可武术比赛的专业词汇和赛diǎn在哪里?他完全的不懂啊!

曾就此询问过台里的相关领导。这次解説的侧重diǎn应该放在哪里。话説的很隐晦,就差没直接请教该如何去做之类的事情了。台领导不负的告诉他,热闹,只要热闹所带来的收视率。只要能调动起观众的气氛,配合着现场直播,将这次中日/比武交流大赛的解説工作圆满完成即可。其他的,任他随意。会不会功夫,懂不懂武术,这不是问题,完全可以临场发挥嘛!

圆满完成即可?临场发挥?説的轻巧,可我也得知道朝哪个方向发挥才成啊?台里下达的任务,领导的指派,这就是紧箍咒。不完成也得完成,至于期间的难处难diǎn什么的,不在人家大领导的考虑范围之内。是底下这些跑腿们的活计。好,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办砸了,就是丢台里的脸,丢你个人的脸。就等着扣罚年终奖金吧!

前两天,也曾就着同样的问题请教过民间武术协会的副会长闵纪鸿先生。这位老先生是位很有名望的拳师。退休之前,曾是华南大学体育学院的副院长,擅长“翻子拳”,据説祖上曾经跟随过拥有清朝皇室册封的“御翻子”封号的一代宗师,人称铁腿的翻子王魏赞魁。至于传説真假没人详知,不过,闵老先生的一手翻子拳倒是实打实的真功夫。曾徒手制服过四个持刀歹徒,引为一时佳话。

谈到武术比赛时,老先生説了很多。最后告诉他,武术比赛的评定很简单,那就是被打下擂台或者倒地不起,失去再战能力时,就算输。至于比赛期间该如何向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解説,他也提不出好的建议。这只能看他的临场发挥了。

又是临场发挥!就好像这四个字能搞定一切似的。

鲁一平出了大门,站在电视台的楼下。他此刻的心情就跟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一样。淅淅沥沥,唉。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叹气了。怎么摊上这么个事儿呢?真是见鬼!低头看看腕表,已经十diǎn半钟了。再有两个半小时,国内选手的初赛就会开始。虽然还没准备好,但时不等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耽搁犹豫了。

临场发挥,好吧!想我鲁西平活了四十来年,一路坎坎坷坷的走到现如今这个地步,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危急救场的事情没经历过?难道一次小小的武术交流赛就把自己难住了?我鲁西平的目标是央视的金牌铁嘴。好,加油,努力。嗯!

鲁西平自己给自己打气,增强信心。唰!撑开伞,抬起的脚步还没等落下,身后忽然有人跟他打招呼。声线优美,声音很清脆。

“鲁老师,您要出门啊?去东湖体育馆?”

他回头一看,是体育频道的年轻沈艺。这位毕业于传播学院的姑娘,大眼睛,瓜子脸,素颜朝天,扎着清爽活泼的马尾辫,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甜美的笑容加上清丽脱俗的气质极易惹人好感。目光扫过她身后扛着摄像机的那位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须,脑后扎着辫子,上身红白相间的棉布格子衬衫,带有七八个兜兜的土黄色牛仔马甲,下身一条洗得泛白的蓝色牛仔裤,很有文艺范儿的青年助手,呵呵笑着对沈艺道:“哦,小沈啊,怎么?你们这全副武装的,也是准备去东湖体育馆?”

沈艺翘挺的鼻子可爱的皱了皱,diǎn头道:“嗯,我刚刚接到老董的,説很多外地的同行们都已经过去了。再晚的话,就抢不到好位置了。没办法,只能叫上韩大哥,赶紧过去喽。鲁老师,您只是担任解説评论工作,位置也是固定好了的,好像没必要这么早过去吧?中饭都不吃了?”

鲁西平刚刚卯足的气势顿时泄去了一半,苦笑道:“盒饭对付吧!对了,我可不可以随着你们的车一道过去?”

“没问题,走吧。”

“那就谢谢你了,小沈。”

沈艺咯咯娇笑着道:“鲁老师,您客气了。等下次有机会去您家时候,让我婶子再给我做diǎn好吃的。我呀,就满足啦!对了,上次和老董他们在您家里吃过的那道糖醋鳜鱼就不错……”

“呵呵,好,下次就让你婶子做糖醋鳜鱼。”

几人説説笑笑,上了那辆早已停在门口台阶下的白色丰田大吉普。车轮后翻起一串水花,驰上主道,汇入车流,直奔东湖体育馆。

……

午后十二diǎn刚过,东湖体育馆已经是人潮汹涌,摩肩接踵。大门口外面的平台下面已经找不到停车位了。很多人都已经提前进场。几乎所有的观众席都已坐满。闹哄哄,乱糟糟,人声鼎沸。虽然接下来的比赛只是初赛,对战双方都是国内选手,但这也挡不住广大郑州市民的热情。

作为武术之乡的河南人,生性好武,虽然随着现代社会的脚步日益加快,这份天性已经越来越淡薄,但根子犹在。只要一diǎn撩拨,就能激起潜藏在内心深处,骨子里的那份热情。

里里外外负责现场维持秩序的,是市公安局临时曾调来的一支武警中队。一方面是维持现场秩序,另外一方面也是预防意外事故的发生。连日来,郑州市内涌进大量外地武者,江湖人物。不发生事故则好,一旦发生,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崇尚个人武力的江湖人大都法律意识淡薄,性子冲动,仗着会diǎn功夫拳脚,几句话不和,常常会大打出手。而且不管时间地diǎn。同样的,也不会去理会将会造成什么样的恶劣影响和后果。所以,上到河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防暴大队,郑州市公安局,下到各个分局乃至辖区的派出所,统统取消假期,全员上岗,值班待命。除了开赴现场的一支武警中队,市郊的武警总队也是集结待命。一旦发生意外,既可以最快的速度赶赴现场。

市民只是看热闹,浑然不知,也感觉不到这次比武交流大赛背后的紧张气氛。

唐宁他们三个,一觉睡到今儿上午快十一diǎn的时候才爬起来。早饭,午饭,都混为一顿了。简单的造完,也急匆匆的赶赴东湖体育馆。因为路上堵车严重,所以只需四十来分钟的路程,他们走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

东莞市寮步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牛皮癣哪里好
nk细胞治疗多少钱一次
清远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肇庆治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