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济南最渴村庄家家有蓄水池设井水管理员防抢

2019-07-14 00:4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济南“最渴”村庄:家家有蓄水池 设井水管理员防抢水

原标题:济南“最渴”村庄:家家有蓄水池设井水管理员防抢水

由于老峪村地处偏远,村落分别散落在山间,饮水问题成为村民面临的最大难题。

王明德随手掰了两个玉米棒子让看,一个棒子发了霉,另一个棒子仅有四五粒玉米。

齐鲁济南10月10日讯 (李瑞平张伟)济南日前确定了5个整合搬迁村庄试点名单,分别为章丘刘河村、历城老峪村、南田村、长清土屋村、平阴西湿口山村。这几个村的状况怎么样,为何搬迁,搬迁之后村民们将过上什么样的生活?近日,齐鲁前往五个村庄做了采访调查。

老峪村,在济南西营镇的山区里。今天上午一大早,齐鲁驱车从旅游路出发,沿着山东省委党校东侧的石泉路一直南下,车辆一路蜿蜒直上曲折的盘山公路。几经打听,经历了近一个小时的颠簸后,才见到了在老峪村村委会等待多时的村支书王明德。

缺水!村民家家户户自备蓄水池

说起村里的情况,王明德说,村民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水,其次是交通。由于老峪村地处偏远,村落分别散落在山间,饮水问题成为村民面临的最大难题。目前村子主要靠两口机井打水,也修建了蓄水池,村民家家户户都在自家院里修了小型蓄水池。

“但是今年六月份以来就没有有效降水,以至于这些蓄水池也没有了用武之地;而两口机井,现在不到半个小时就没水了,根本解决不了村民们的饮水问题。”王明德说。

由于缺水,村民种植的粮食相比其他村庄也大幅减产。玉米每亩地能产500斤左右,小麦有三百斤左右,由于缺水,秋天种麦子也不浇水。

买水盖房买一车水三立方花60元

在村民王明一的家中,他的妻子徐秀莲正准备洗衣服。老两口今年都是六十多岁,徐秀莲有心脏病,干不了重活,家里全靠王明一种地维持生计,唯一的儿子去泰安,“当了养老女婿”。

他们家正在盖的新房,是政府帮扶的危房改造工程,补贴了一万来块钱,老两口很是满意。他们也有烦心事儿,徐秀莲抱怨说,“就是砖贵,人家也就三毛来钱,我们是三毛六,路远了,三轮车都不爱送”。说着她让看自己的双手,因为需要用手推车将砖推进家门,她的手被蹭破了好多地方,现在都已经结了疤。

盖新房的另一个烦心事是水。今年夏天降水太少,家里的蓄水池也没起多大作用。“水都是买的,一车三个来方,六十块钱”。这三立方水,要用来喝、洗衣服,以及养活家里的小狗,“差不多能用一个月”。

打水设 “井水管理员” 防止村民取水矛盾

村民王明亮,55岁。他有一个特殊的职务,“井水管理员”,主要职责就是协调村民取水,防止部分村民打水过多,造成村民矛盾。

他带着来到了村头的水井,井口不过一平米大小,井深七八米,水深不到半米。挑水的时候需要自备一根长绳,绳头系着弯钩,用弯钩钩住水桶,慢慢放下,极有技巧地摆动,才能打上水来。

王明亮说,村民早上五点左右就有来挑水的,来的晚些的,挑的水就是“泥巴汤子”,需要澄清之后再喝。

在路过一片玉米地的时候,王明德随手掰了两个玉米棒子让看,一个棒子发了霉,另一个棒子仅有四五粒玉米。

出路?买盒烟得跑四五里地不敢要二胎

村民王明德说,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多数出去打工了,将近七百口人,差不多有两百多人靠打工增加收入,年均人收入在四千元左右。“早上起来,就在村委门口,有车来拉”。

王明德告诉,由于村子交通不便,又比较小,现在没有学校也没有诊所,甚至连超市也没有,不论是孩子上学还是老人就医,都得去四里地之外的龙湾。正说着他下意识地摸了下口袋,笑着说,“我就是买盒烟,也得到龙湾去”。

下山的时候,遇到了今天采访见到的第一位年轻人,他没有透露自己的名字,只说姓张。因为家有老人和上学的孩子,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出去打工,说起村里年轻人去了那里,他笑着回答“养老女婿”。旁边一位自称来买东西的男子告诉,老峪村里十个年轻人里面有七八个是当了上门女婿。

妇女主任孙善清说,村里690多口人,有117名育龄妇女,超生的几乎没有,因为“养不起”.她告诉,不少人即使头胎是女儿也不要二胎了,而生了儿子的,也有可能成为“养老女婿”。

搬迁:或将在 平坦开阔处建设安置楼

9月14日,济南市委书记王敏到老峪村进行调研,并深入14户特困户中走访慰问,了解困难群众的生活状况、经济收入情况及存在的困难问题,送去了慰问品,要求积极探索扶贫解困的思路办法,同时听取了村委会负责人对于村庄改造的想法。

按照村委会计划,老峪村所包含的5个自然村合并,同时进行拆迁改造,在村庄平坦开阔处建设安置楼,同时建设学校、超市、卫生室等配套设施,既解决危房问题,又方便居民生活。

但是什么时候搬迁,搬到那里,搬迁之后如何继续农业生产,村民们还在等待最终的结果。

原标题:济南“最渴”村庄:家家有蓄水池设井水管理员防抢水

稿源:人民

作者:

拼团小程序制作
微信小程序在哪里
网页模板
分享到: